总裁一边开会一边要我_英语老师涨奶喂我喝

旅游岁月 2020-05-12180未知梓染.

我现在都恨不得把她当菩萨供起来了。

有她在我身边,何惧之有?

 

临近中午的时候,苏曼回来了,听洪伯说了今早的经过之后,苏曼的眉头微皱,朝我瞥了一眼。

 

看我干吗?

 

又不是我干的!

 

我感觉苏曼对我的态度有点不太友好,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就因为我住进了这别墅惹她不高兴了?

 

苏曼揉了揉瑶瑶的脑袋,轻叹一声,似乎有些无奈,什么也没说,跟着洪伯去洪伯的房间看秦雅去了。

 

我和瑶瑶站在洪伯的门口,看到秦雅被白纱布包裹的跟木乃伊似的躺在洪伯的床上,同时还有一股刺鼻的药香味从房间内传来。

 

看这架势,秦雅就算没死也废了半条命了!

 

虽然秦雅想杀我,但是我却不希望她这么快就挂了,因为我心中有很多的疑惑,想要找人帮我解惑。

 

三叔不在,秦雅应该知道不少,我想试试从她口中得到一些消息。

 

本来还担心着秦雅一命呜呼嗝屁了,没想到受了这么重的伤,当晚她就苏醒了。也不知道该说她的命大还是该说洪伯疗伤的手段彪悍了。

 

只要还没死就行,洪伯和苏曼也没有过问秦雅来这里抓我是因为什么事情。

 

苏曼接了个电话,招呼洪伯一声,两人联袂离开了别墅,说是要处理一些事情,具体什么事也没有跟我说。

 

别墅里只剩我和瑶瑶,还有秦雅这个半废的人。

 

以秦雅现在这状况,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我自然是不会怕她了,正好也可以借助这个机会询问一下秦雅一些事情。

 

我带着瑶瑶走进洪伯的房间,坐在床头看着躺在床上包裹的跟个木乃伊似的秦雅,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快意。

 

这女人之前想要杀我,现在呢,自己差点都把命搭进去了!

 

我在看着她的时候,她也在看着我,眼神怨毒,还夹杂着某些异样的情绪。她看向我身边瑶瑶时的眼神明显就不一样了,浓浓的惧意之中还夹杂着些许的惊恐,像是看着某种洪荒凶兽似的。

 

瑶瑶很淡定,看都没看秦雅一眼,乖巧的拽着我的衣角老老实实的扮演着跟屁虫这个伟大的角色。

 

“说说吧,为什么要杀我?”我也懒得拐弯抹角了,直奔主题。

 

秦雅目光怨毒的看着我,没有回应。

 

这娘们性子倔,我也猜到了,她不回应,我直接伸出手指捅了捅她的胳膊。

 

她的四肢骨骼断裂无法动弹,洪伯虽然给她上了药,但是肯定不能短短一天之内就恢复的。我这样触碰她受伤的地方,直接让她身体轻颤,露出痛苦的神情。

 

“杂种……”她紧咬着牙嘶声说道。

 

“啪~”我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她的脸上。

 

我沉着脸看着她,心中有火,黑着脸说道:“我不喜欢打女人,但是你要是再敢……”

 

“杂种……有娘生没娘养的杂种!”

 

看到我生气,秦雅似乎很快意,狞笑着说道:“你是秦家的耻辱,若是秦家那些人知道你还活着的话,肯定会不择手段的灭了你!秦三也该死,为了你背叛了秦家,此生注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你们都该死……咳咳咳……”

 

秦雅的情绪激动,加上伤势过重,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牵动了伤势,口鼻出现了些许的血迹。

 

看她这样,我心中反而平静下来了。

 

我伸出手,轻轻地擦拭掉秦雅口鼻溢出的鲜血,平静说道:“自幼三叔就告诉我我的父母已经去世了,是他一手将我抚养长大,在我心中谁都无法和他相比,就算我父母也不行!你可以咒我,但是不能咒他!”

 

话音落,不等秦雅反应过来,我一手捂住秦雅口鼻,另一只手握拳,狠狠的一拳捶在了秦雅的腹部。

 

“噗~”秦雅一口血喷出,不过口鼻被我死死捂住,大半都被她又咽了回去。

 

“咳咳咳……”她被自己的血呛住了,剧烈咳嗽。

 

而我则是慢条斯理的把手上的血迹在她身上擦了擦,很平静的看着她,说道:“我不希望你死,是因为我想从你口中得知一些关于我和三叔的事情。当然,你要是不配合的话,我也不会杀了你,不过,肯定会有些痛苦!”

 

听我这么一说,秦雅反而笑了,半边脸都是血,笑容显得很诡异。

 

“秦宇,你这样的威胁太过小儿科了,和你弟弟比起来,你的狠辣,连跟他提鞋都不配!”

 

闻言,我眉头一挑,死死的盯着秦雅。

 

我还有个弟弟?!

 

不等我询问,秦雅语气虚弱的狞笑着说道:“关于你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一点!知道为什么喊你杂种吗?就是因为你那个不要脸的母亲勾引了你父亲,生下了你这个杂血的孽种!你同父异母的弟弟,才是秦家嫡系血脉,而你连庶出都不算!”

 

不等我回应,秦雅呼吸急促,脸上的狞笑更加浓郁,说道:“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当年下令诛杀你们母子的,就是你的父亲,现如今秦家当代家主,秦昆!”

 

说完这番话,秦雅又喷出一口血,晕死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刚刚那一拳打的有些重了。

 

不过,秦雅的这番话,确实让我心中震动不已。

 

信息量很大,一时半会我有些消化不了。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话,那岂不是代表我的出生,就是个错误……

 

我有些失神的看着吐血昏迷的秦雅,脸色阴晴不定,紧紧的攥紧了拳头。

 

生我却不养我,枉为人父!

 

我心中也不知是悲还是怒,就感觉心口憋着一股气,很难受。

 

这个时候,瑶瑶轻轻的拽了拽我的衣角,大眼睛看着我,目光清澈纯净。

 

小丫头似乎在关心我,虽然她没有表达出来,但是我能感觉到。

 

我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心中那负面的情绪,勉强挤出一些笑容,揉了揉她的脑袋。

 

“放心,我没事!”

 

我轻声说道:“瑶瑶,你说我该不该恨我这个父亲呢?”

 

瑶瑶的回应很干脆,直接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让我苦笑不已。

 

“弑父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我无奈的摇摇头,瞥了一眼昏迷的秦雅,眸中闪过些许的异样之色,喃喃说道:“就当没这个父亲吧!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我的母亲究竟有没有事,如果她已经遭遇了不测,就算秦家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上秦家,拼尽所有,让北陵秦家付出代价!”

>>>>全文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3 showshowme旅游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