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花被放震动捧的故事*街头采访和男朋友弟一次

旅游攻略 2019-12-02156未知梓染.

双腿分开,露出了最隐蔽的地方的美丽。

 

两具尸体交织在一起,罗小溪露出鹅蛋般精致的小脸,优美的曲线一览无余...

摩易擦的字迹会自行消失吗,膀胱被灌入姜汁
 

她再也受不了了。她慌了,问对方想做什么。

 

两个字很快就会跳出屏幕,去你的!

 

她感到羞愧和愤怒,说如果我不明白怎么办。

 

然后向你丈夫表示感谢。

 

最后罗小溪屈服了。她害怕失去顾天麟。她恳求对方开门,让对方放手。

 

这样,每周三和周五晚上,她都会信守诺言,用黑布遮住眼睛,在黑暗中与魔鬼一起沉入海底。

 

她不止一次地问他什么时候销毁了那些东西,什么时候放了自己。

 

对方淡淡地说等待,厌倦了你的身体自然会回报你的自由。

 

再问一遍,再问一遍,以换取更猛烈的攻击和节奏。

 

罗小溪觉得自己掉进了无尽的深渊,正在黑暗中下沉。她挥挥手,但没有得到任何拯救。

 

……

 

差不多十点钟离开酒店后,罗小溪匆匆回家。她必须在顾天麟之前回家。

 

他是亚历山大公司的销售经理。他早退晚归是正常的。他不能整天对罗小溪说三个字。

 

手机响了。是顾天麟。他说妈妈要来,并告诉她现在去火车站取。

 

罗小溪的心立刻沉入谷底。岳母是个难相处的倡导者。她结婚前学会了自己的技能。

 

傲慢、专横、满嘴荒唐,好像全世界都应该听她的。

 

她只是想问她为什么在这里,她打算呆多久。电话已经占线了。

 

婆婆走出车站,看见罗小溪在寒风中微微颤抖。她的眉毛皱了起来,然后她把所有的行李都塞进了怀里。

 

“你,你,看起来还是那么糟糕,难怪你不能怀孕。”

 

罗小溪疯狂地抓着不同大小的袋子。最后,她转过身,发现了一个大手提箱。她想搬家吗?

 

她挤出一丝微笑,问婆婆她吃过了没有。你为什么不在外面吃饭?

 

“吃什么,吃什么,天上掉下来的钱不是大风吹来的。你为什么不能节俭呢?”

 

"……"

 

“你怎么了?你到底能不能做到?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我们家在不久的将来需求量很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迷恋你,你的生活被你毁了。"

 

罗小溪只觉得金光在她眼前闪耀。顾天麟的婆婆对事故和命根子一无所知。责怪罗小溪没有孩子是没有用的。

 

她张开嘴想说,但不知道从何说起。她的婆婆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这让她更加不屑。

 

“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是监督你怀孕,不让你破坏我们的家庭根基。”

 

罗小溪一听步履蹒跚,差点没摔倒。

 

……

 

 

 

[003]黑暗

罗小溪机械地洗碗。她的指尖碰到了冷水,这让她发抖。

 

我婆婆把温暖的手藏在一边,撇着嘴轻蔑地说,“哼,我平时习惯用热水。我不知道如何存钱。我的家人在不久的将来会赚钱,但我不能让你这么奢侈浪费。”

 

"……"

 

“还有,你太瘦了。哪个男人会对这个洗衣板感兴趣?从现在开始,你将吃掉所有的脂肪。”

 

"……"

 

“如果你不能生孩子,你就是不称职的。如果你不能吸引一个男人进入你的身体,你就更无能了。你可以自己做。”

 

最后,婆婆结束了她喋喋不休的谈话,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瓜子。瓜壳吐了一地。

 

罗小溪松了一口气。她忍了很长时间的眼泪悄悄地从脸颊上滑落。寒冷从她的指尖蔓延到她的心脏,使她颤抖。

 

罗小溪不公正地靠在顾天麟的怀里,说她的婆婆不允许她使用热水或洗衣机。她想尽一切办法省钱。她真的无法忍受。

 

顾天麟叹口气说,忍着吧,妈妈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不跟着她她会吹得翻天覆地的,再说,她把我养大也不容易。

 

罗小溪坐直了身子,说我也是单亲家庭。我母亲也通过艰苦的工作抚养我长大。但是为了不增加我们的负担,她独自住在乡下,买了一栋房子,放弃了所有的积蓄。

 

“你妈妈在哪里?她付过一分钱吗?她想挑我的毛病。我必须工作和做家务。我必须侍候她的佛像。对我来说容易吗?”

 

越说越委屈,罗小溪痛哭流涕,婆婆的脸挂在心里说不出有多恶心。

 

罗小溪没有反抗她。当她和她顶嘴时,她立刻哭了,摔倒在地上。她还录制了一段视频,并发送给罗小溪的母亲投诉。

 

说什么罗小溪不想活了,欺负她的儿子,还欺负她,吓得罗小溪的妈妈哭着喊着,恳求女儿好好活下去。

 

罗小溪说,她的婆婆几乎可以凭借她的演技赢得最佳男演员奖。最后,她不得不让步,让她羞辱,只要她不打扰她母亲。

 

顾天麟皱起眉头,被她的哭声弄得心烦意乱。她没好气地说要忍受。她没呆多久,过了几天就走了。

 

罗小溪抬起头,勾住顾天麟的脖子,说她想看我怀孕,或者我们应该尽快生个孩子。

 

顾天麟怔了怔,不耐烦地把她推开,眼睛四处转着,工作压力很大。她现在不能生孩子,时机还不成熟。

 

罗小溪愣住了,顾天麟从来没有碰过她,以前不在那一带,现在还没有痊愈,为什么还和她保持着恭敬的距离。

 

“你,你恨我,只是不想碰我的身体?”

 

顾天麟摇摇头说不,这是刚刚结束的治疗。最好放弃性并巩固它。别担心,我绝对最爱你。

 

>>>全文在线阅读<<<<

Copyright © 2002-2013 showshowme旅游网 版权所有